2015-12-03 12:51 阅读 712 次 共1499字 评论 0 条

健美的现代时代

20世纪70年代,由于阿诺德·施瓦辛格的影片《铁金刚》(Pumping Iron),健美吸引了很多公众的眼光。在这之前,IFBB已经在此项运动中占统治地位,AAU占一席之座。
1981年,吉姆·马尼奥恩(Jim Manion)刚从AAU体格委员会主席职位卸任,便成立了国家体格委员会(NPC,National Physique Committee)。NPC开始成为全美最成功的健美组织,它是IFBB的业余组分部。80年代末90年代初,AAU赞助的健美赛事每况愈下;1999年,AAU通过投票决定停办健美赛事。在这段时期中,类固醇开始被越来越多地使用在健美及其他运动项目中。为了抵制这一现象,IFBB开始引入针对类固醇和其他禁用物质的药检制度,这也是为了使IFBB能被国际奥委会接纳为会员。尽管有了药检制度,大部分职业健美运动员仍然为了比赛继续使用类固醇。20世纪70年代,人们还能公开讨论类固醇的使用,因为它在当时完全合法;然而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的《类固醇管制法案》将类固醇列为《管制物品法案》中的III级管制物品。

1990年,职业摔角团体发起人文斯·麦克马洪(Vince McMahon)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健美组织“世界健美联盟”(WBF,World Bodybuilding Federation)。麦克马洪希望把世界摔角联盟(WWF)那种风格的表演和更加丰厚的奖金带入健美界,并与13名参赛的运动员签了劳资丰厚的合同,实际上其中一些人在那时的健美界里只是无名小卒。投身WBF的运动员很快就抛弃了IFBB。作为WBF成立的回应,IFBB主席本·韦德(Ben Weider)将那些与WBF签订合同的健美运动员列入黑名单。IFBB还偷偷停止了对其旗下运动员的类固醇药品检查制度,因为进行药检的IFBB与不进行药检的新成立组织对抗过于困难。
1992年,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开始调查文斯·麦克马洪及WBF组织涉嫌类固醇交易一案,麦克马洪被迫为WBF运动员建立药检制度。结果WBF当年的比赛质量非常跌粪(-_-#)。麦克马洪于1992年7月正式解散WBF,原因可能是他对WBF比赛转播的付费观看收入以及WBF刊物《健美生活》(Bodybuilding Lifestyles)(后来此杂志变为《WBF杂志》(WBF Magazine))销售状况不乐观,加上多份6位数的合同、每月两次的电视转播以及每月一期杂志的发行,WBF的运营入不敷出。然而,WBF的成立对于IFBB运动员来说有两点好处:其一,它促使IFBB创始人乔·韦德与许多顶级健美明星签订了合同;其二,它促使IFBB提高了签署合同的奖金额度,乔·韦德最终也让那些曾经与WBF签过合同的运动员缴纳他们在WBF年薪的10%作为罚金,重新回到IFBB。

21世纪伊始,IFBB试图将健美推广为奥运会项目。2000年,IFBB成为国际奥委会正式成员,并试图让健美通过为奥运会展示项目,进而成为常规项目,但是最终未能成功。健美是否符合奥林匹克体育运动的定义这一点尚有争议,有人认为健美比赛的过程中并不涉及到体育性竞争。另外还有人总有一种错觉,认为健美比赛一定会涉及奥运会严格禁用的类固醇。赞成者则认为健美中的造型比赛项目需要技巧和准备,因此健美应当被认为是一项体育。

2003年,乔·韦德将韦德出版社(Weider Publications,Inc.)卖给了发行The National Enquirer的美国媒体集团(AMI,American Media,Inc.),同时本·韦德连任IFBB主席。2004年,奥林匹亚先生比赛的主办人韦恩·戴米勒突然离开IFBB,比赛转由AMI主办。

想购买健身用品的请到京东亚马逊官方购买 -->

发表评论

27 + 3 = ?


表情